• 中国出版政府奖提名奖

    中国百强科技报刊

    湖北出版政府奖

    中国高校百佳科技期刊

    中国最美期刊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库车前陆盆地羊塔克地区流体包裹体特征及油气成藏过程

    刘建良 姜振学 刘可禹 桂丽黎

    刘建良, 姜振学, 刘可禹, 桂丽黎, 2016. 库车前陆盆地羊塔克地区流体包裹体特征及油气成藏过程. 地球科学, 41(7): 1188-1197. doi: 10.3799/dqkx.2016.096
    引用本文: 刘建良, 姜振学, 刘可禹, 桂丽黎, 2016. 库车前陆盆地羊塔克地区流体包裹体特征及油气成藏过程. 地球科学, 41(7): 1188-1197. doi: 10.3799/dqkx.2016.096
    Liu Jianliang, Jiang Zhenxue, Liu Keyu, Gui Lili, 2016. Fluid Inclusion Characteristics and Hydrocarbon Accumulation Process of Yangtake Area, Kuqa Foreland Basin. Earth Science, 41(7): 1188-1197. doi: 10.3799/dqkx.2016.096
    Citation: Liu Jianliang, Jiang Zhenxue, Liu Keyu, Gui Lili, 2016. Fluid Inclusion Characteristics and Hydrocarbon Accumulation Process of Yangtake Area, Kuqa Foreland Basin. Earth Science, 41(7): 1188-1197. doi: 10.3799/dqkx.2016.096

    库车前陆盆地羊塔克地区流体包裹体特征及油气成藏过程

    doi: 10.3799/dqkx.2016.096
    基金项目: 

    国家科技重大专项课题项目 2016ZX05003-002

    中国石油股份有限公司项目 2011A-0207

    详细信息
      作者简介:

      刘建良(1988-),男,博士研究生,主要从事油气地质方面研究.E-mail: 51liujianliang@163.com

    • 中图分类号: P618.13

    Fluid Inclusion Characteristics and Hydrocarbon Accumulation Process of Yangtake Area, Kuqa Foreland Basin

    图(8)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3616
    • HTML全文浏览量:  1704
    • PDF下载量:  2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5-10-30
    • 刊出日期:  2016-07-11

    库车前陆盆地羊塔克地区流体包裹体特征及油气成藏过程

      作者简介: 刘建良(1988-),男,博士研究生,主要从事油气地质方面研究.E-mail: 51liujianliang@163.com
    • 1. 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北京 100083
    • 2.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盆地构造与油气成藏重点实验室,北京 100083
    • 3. 中国石油大学非常规天然气研究院,北京 102249
    • 4. 中国石油大学地球科学与技术学院,山东青岛 266580
    基金项目:  国家科技重大专项课题项目 2016ZX05003-002中国石油股份有限公司项目 2011A-0207

    摘要: 库车前陆盆地羊塔克地区油气资源丰富,明确油气充注历史和成藏演化过程对下一步油气勘探具有重要意义.利用流体包裹体岩相学观察、显微测温分析、定量颗粒荧光分析,并结合库车前陆盆地烃源岩热演化史以及构造演化史,分析了库车前陆盆地羊塔克地区的油气成藏过程.结果表明,羊塔克地区油气具有“晚期成藏,后期改造”的特征.库车坳陷中侏罗统恰克马克组烃源岩在15 Ma左右成熟(Ro>0.5%),生成的成熟原油最早是在新近纪库车早期,约4.0 Ma时期,充注到羊塔克构造带,形成少量黄色荧光油包裹体,但大量充注是在约3.5 Ma时期.库车坳陷中下侏罗统煤系源岩是在约26 Ma时达到成熟,生成的天然气在约3.5 Ma,开始大规模的向羊塔克构造带充注.天然气充注后对早期少量原油进行气洗,形成发蓝色荧光的、气液比不一的油气包裹体.油气充注后,在羊塔1地区形成残余油气藏,油水界面位于5 390.75 m处.新近纪库车晚期(3.0~1.8 Ma),受喜山晚期构造运动影响,羊塔克地区油气藏发生调整改造,羊塔1地区白垩系的残余油气水界面向上迁移至现今的5 379.70 m处.

    English Abstract

    • 流体包裹体是矿物结晶生长过程中所捕获的成岩成矿流体组分,是封存于矿物晶穴或裂隙中的原始流体,其包含了油气运移和充注时的流体温度、压力和成分等信息(Parnell, 2010).利用流体包裹体可以明确油气化学组分和成熟度(张鼐, 2001)、恢复储集层古地温和古压力(Burruss, 1989; Swarbrick, 1994)、划分油气充注期次以及研究油气成藏过程(王红军和蔡迎春, 2000; 潘立银等, 2006).流体包裹体分析应首先进行包裹体岩相学观察,并借助紫外-可见光和荧光光谱划分包裹体组合,再选择包裹体组合内的盐水包裹体和油包裹体开展显微荧光光谱、显微测温研究,最后根据均一温度、冰点温度并结合PVT (全称为pressure-volume-temperature)模拟分析油气充注史(刘可禹等, 2013李峰等,2015).

      羊塔克地区位于库车前陆盆地南部斜坡带西缘(图 1a),前人对该地区油气成藏过程研究较少,而且主要通过成藏地质条件与烃源岩主生烃期的匹配来定性判断油气成藏时期,再结合构造运动分析油气的成藏过程(李小地, 1999; 吕修祥和金之钧, 2000; 赵孟军等, 2005),没有对成藏时期进行定量判断,也没有从流体包裹体特征方面具体分析油气充注及其相互作用过程.本文通过羊塔克地区流体包裹体岩相学观察、显微测温、定量颗粒荧光分析,并结合羊塔克地区构造活动史、油气源对比以及库车前陆盆地烃源岩热演化史,综合分析了羊塔克地区的油气成藏过程.

      图  1  库车前陆盆地羊塔克构造带位置(a)及油气藏剖面(b)

      Figure 1.  Location (a) and oil and gas reservoir cross section (b) of the Yangtake structural belt, Kuqa foreland basin

      • 库车前陆盆地位于塔里木盆地北部,经历了晚二叠世至三叠纪前陆盆地、侏罗纪陆内坳陷盆地和新近纪再生前陆盆地3个主要演化阶段(魏国齐等, 2000; Jia et al., 2002),自北向南形成了“四带三凹”的构造格局,即北部单斜带、克拉苏-依奇克里克构造带、秋里塔格构造带、南部斜坡带以及拜城凹陷、阳霞凹陷和乌什凹陷(赵文智等, 2005).研究区位于库车前陆盆地南部斜坡带西部,是在古生代残余古隆起基础上发育起来的中、新生代碎屑岩地层,受区域构造运动影响,形成羊塔克断裂构造带,整体呈NEE向展布(图 1a).

        羊塔克构造带由沿南倾正断层上升盘分布的3个反向屋脊断鼻圈闭组成,自西向东分别为羊塔5号、羊塔1号和羊塔2号断鼻(图 1a).羊塔克地区整体缺失三叠系、侏罗系地层,烃源岩主要为北部库车坳陷的三叠系和侏罗系,具有分布广、厚度大、有机质丰度高、成熟度高的特点(赵孟军和张宝民, 2002);储集层发育在白垩系和古近系底部砂岩中,以岩屑细砂岩为主,储集空间以原生粒间孔和次生的粒内溶孔为主,且白垩系储层物性和非均质性比古近系底砂岩好;盖层为古近系的泥岩、膏泥岩和盐岩层,形成了白垩系储集层与古近系底部泥岩层以及古近系底砂岩与上覆厚层膏泥岩、盐岩两套储盖组合.

        按流体性质及边底水条件,羊塔克地区油气藏可分为边水层状凝析气藏、边水层状挥发性油藏、底水块状凝析气藏和底水块状挥发性油藏4种类型(图 1b),且均为常压油气藏.原油密度分布在0.77~0.84 g/cm3之间,粘度为1.1~5.5 mPa·s,属于正常原油-凝析油;含蜡量较高,分布在9%~29%之间;成熟度为0.775%~0.846%,表现为成熟原油的特征.油源对比结果显示,原油主要来源于中侏罗统的恰克马克组(梁狄刚等, 2004; 包建平等, 2007a).天然气中烃类含量高,为95%~99%;甲烷含量分布在78%~92%之间,干燥系数为0.82~0.93,属于湿气.δ13C2分布在-22.85‰~-24.20‰之间,利用戴金星等(1985)建立的天然气类型判别标准,认为天然气为煤型气.根据包建平等(2007b)建立起的针对库车前陆盆地不同类型烃源岩与煤型气成熟度关系的公式,计算得到的天然气成熟度为0.95%~1.07%,属于成熟气.气源分析认为天然气来源于中下侏罗统的煤系源岩(梁狄刚等, 2002).

      • 本文选取羊塔1井和羊塔5井白垩系和古近系底砂岩储集层共计19块样品进行了流体包裹体的岩相学观察.利用ZEISS Imager A1m多功能显微镜,首先对油气包裹体丰度进行了观察,进而对油气包裹体组合进行了划分,然后对包裹体发育的颜色、大小、产状以及气液比进行了详细的观察及描述.挑选出羊塔5井中6个白垩系的岩石样品,利用LINKAM液氮型冷热台MDSG 600,对不同包裹体组合中的烃类及盐水包裹体进行了显微测温.

        笔者选取羊塔1井白垩系16块岩石样品,进行定量颗粒荧光分析.定量颗粒荧光技术(QGF、QGF-E)是通过检测储层岩石颗粒及其二氯甲烷抽提溶液的荧光响应,来评价油气的特性及识别古油层和残余油层(Liu et al., 2003, 2007; Liu and Eadington, 2005).QGF可以作为识别古油水界面的标志,油层的QGF指数(QGF Index)比水层样品的高;QGF-E的分析结果可以用于判识残余油气藏的存在,一般的油层中QGF-E荧光强度普遍大于40光学计数(pc),而水层样品的荧光强度大都小于20 pc (Liu et al., 2003, 2007).在解释油水界面时,还要因地区而异,人们需要综合考虑油藏QGF指数和QGF-E光谱特征、整体强度和强度随深度变化的趋势,通常油水界面附近存在一个QGF-E强度突然增加的拐点(Liu et al., 2003, 2007桂丽黎等,2015).定量颗粒荧光实验的操作步骤为:首先将岩石样品经过一系列严格的前处理(Liu and Eadington, 2005),然后利用Agilent公司的Varian Cary-Eclipse荧光光度计,对二氯甲烷萃取的吸附烃进行QGF-E分析以及对岩石颗粒进行QGF分析.

      • 油气包裹体丰度(grains contaning oil inclusion, GOI)技术广泛应用于碎屑岩,通过计算一个岩石薄片上含油气包裹体的颗粒数与总的颗粒数的比值,来定量确定油包裹体的丰度,比值越大,油气包裹体丰度越高.通过对包裹体镜下观察,发现羊塔克地区油气包裹体整体不发育,只在个别的颗粒上可见油包裹体.GOI测定结果同样显示(图 2),19块岩石样品中,有15块的GOI值小于3.0%,占整体的78.9%,羊塔5井的油包裹体丰度相对较高,最大值也只为7.3%,整体表现为油包裹体不发育.

        图  2  库车前陆盆地羊塔克地区油气包裹体丰度

        Figure 2.  GOI of the Yangtake area, Kuqa foreland basin

      • 流体包裹体组合(fluid inclusion assemblage, FIA)是指通过岩相学方法能够分辨、代表最细分的包裹体捕获事件的一组包裹体(Goldstein, 2001; 池国祥和卢焕章, 2008).在确定包裹体组合时应对包裹体发育的产状、荧光颜色、室温下气泡大小、相态及变化进行分析,准确划分包裹体组合是显微测温和成藏期次研究的基础(刘可禹等, 2013).

        根据包裹体的荧光特征,将羊塔克地区油气包裹体划分为两组,为近黄色荧光的油气包裹体组合以及近蓝色荧光的油气包裹体组合.近黄色荧光包裹体组合具有以下特征(图 3a, 3c, 3e):荧光颜色以浅黄色和黄绿色为主,偶尔可见黄色荧光油气包裹体;主要发育在石英颗粒裂纹的愈合缝内和穿石英颗粒裂纹处,还可见颗粒表面群体状分布,这种群体状包裹体表面可能为石英颗粒的裂缝面;包裹体一般较小,大都分布在10 μm以下;气液比也一般较小,分布在10%以下,偶尔可见气液比较大的油气包裹体.近蓝色荧光包裹体组合的岩相学特征如下(图 3b, 3d, 3f):荧光颜色以蓝色和蓝白色为主;主要发育在穿石英颗粒裂纹处,偶尔可见石英次生加大边处发育的烃类及伴生盐水包裹体;包裹体大小一般较小,大多数分布在10 μm以下;多数包裹体的气液比分布在10%以下,偶尔可见大气泡油气包裹体.

        图  3  库车前陆盆地羊塔克地区油气包裹体显微荧光照片

        Figure 3.  Fluorescence photomicrograph of hydrocarbon inclusions from the Yangtake area, Kuqa foreland basin

        对包裹体的发育特征进一步观察发现,羊塔克地区很多岩石颗粒上的同一条裂纹内发育不同荧光颜色的油气包裹体,如黄白色、黄绿色荧光油气包裹体与蓝白色荧光油气包裹体共同存在于同一条裂纹里(图 3g, 3h).

      • 对羊塔5井白垩系不同包裹体组合的烃类包裹体和其伴生的盐水包裹体进行了显微测温,对22个烃类包裹体和39个盐水包裹体的均一温度进行了测定.包裹体均一温度测定结果显示(图 4),近黄色荧光包裹体组合中烃类包裹体均一温度分布范围较宽,在60~130 ℃之间,其主峰为80~100 ℃,与其伴生的盐水包裹体的均一温度同样分布较宽,分布在96~133 ℃之间,最小温度为96 ℃,但温度主要分布在115~133 ℃;近蓝色荧光包裹体组合中烃类包裹体均一温度主要分布在100~140 ℃之间,与其伴生的盐水包裹体均一温度为115~135 ℃,最小温度为115 ℃.

        图  4  库车前陆盆地羊塔克地区白垩系储层流体包裹体均一温度直方图

        Figure 4.  Histogram of the fluid inclusion homogenization temperature of the Cretaceous reservoir in the Yangtake area, Kuqa foreland basin

      • 羊塔克地区原油来源于北部库车前陆盆地中侏罗统恰克马克组(梁狄刚等, 2004包建平等, 2007a),天然气来源于中下侏罗统煤系源岩(梁狄刚等, 2002).本文选取了位于库车前陆盆地克拉苏构造带上的大北1井,对该井烃源岩的热成熟度史进行了模拟,再结合羊塔克地区现今原油及天然气的成熟度,确定油气充注时期.

        本文利用斯伦贝谢公司的PetroMod软件对大北1井进行了地史、热史及成熟度史模拟(图 5图 6).地史模型的准确建立和热史参数的准确输入是烃源岩热成熟度史模拟的基础.大北1井只钻到白垩系,未钻遇下部的侏罗系和三叠系,因此,本文综合利用单井分层数据以及侏罗系和三叠系地层等厚图(梁狄刚等, 2004),并结合前人的剥蚀厚度研究成果(施立志, 2004),建立了大北1井地史模型和热史模型.利用该井试油报告中实测地层温度对热史模型进行验证,结果显示,模拟值与实测值匹配度较高(图 5a),说明热史模拟结果较为合理.大北1地区分别在侏罗纪末期、白垩纪末期以及新近纪末期遭受了3次地层抬升、剥蚀事件,并在新近纪末期库车期达到了最大埋深9 485 m,对应的最大地温为240 ℃左右(图 5b).

        图  5  库车前陆盆地大北1井热史结果校验(a)及埋藏史和热史模拟结果(b)

        Figure 5.  (a) Modeled burial history and corresponding thermal evolution of the Dabei-1 well, Kuqa foreland basin, and (b) the calibration of the thermal modeled result

        图  6  库车前陆盆地大北1井烃源岩热成熟度史

        Figure 6.  Source rocks maturity history of the Dabei-1 well, Kuqa foreland basin

        由于羊塔克地区现今原油和天然气的成熟度Ro分别为0.775%~0.846%和0.950%~1.070%,且分别来源于盆地北部的中侏罗统恰克马克组(J2q)和中下侏罗统(J1y-J2kz)煤系源岩,因此,分别将两套烃源岩在热演化过程中成熟度Ro达到0.78%和0.95%的时刻,作为原油和天然气向羊塔克地区充注的最早时刻.烃源岩成熟度演化史表明(图 6),J1y-J2kz和J2q烃源岩分别在26 Ma和15 Ma时,Ro达到了0.50%,开始进入生烃阶段.随着烃源岩的埋深,两套源岩分别在约5 Ma和4 Ma时,热成熟度分别达到0.95%和0.78%,对应羊塔克地区现今天然气和原油的最小成熟度.由烃源岩热演化史表明,天然气和原油最早分别在5 Ma和4 Ma时充注到羊塔克地区的.

      • 利用与烃类包裹体相伴生的盐水包裹体的均一温度并结合单井的热史图,同样可以定量地确定油气充注时期(Nedkvitne et al., 1993Guo et al., 2012).由于包裹体在被捕获后,可能会在后期地层埋藏过程中随着温度和压力的变化而发生变化,如再平衡、拉伸变形或泄露,从而导致所测的均一温度较原始值要高,因此,常利用与烃类包裹体伴生的盐水包裹体的最小均一温度,来确定油气的充注时间(Bourdet et al., 2008).包裹体测温结果表明,与近黄色荧光烃类包裹体伴生的盐水包裹体均一温度分布在96~133 ℃之间,且主要分布在115~135 ℃,与近蓝色荧光烃类包裹体伴生的盐水包裹体的最小均一温度为115 ℃.分别将这两类包裹体的最小均一温度值投点到羊塔5井热史图(图 7)上,可以确定,近黄色荧光包裹体是在约4.0 Ma时开始形成,但大量形成是从3.5 Ma左右开始;而近蓝色荧光包裹体也是在3.5 Ma左右形成,说明两种类型包裹体基本是在同一时期形成.

        图  7  库车前陆盆地羊塔克地区羊塔5井埋藏史和热史

        Figure 7.  Burial and thermal history of the Yangta-5 well in the Yangtake area, Kuqa foreland basin

        杨海军和朱光有(2013)将塔里木盆地凝析气藏的成因类型划分为原生凝析气藏和次生凝析气藏,其中,原生凝析气藏是指烃源岩在高成熟演化阶段(Ro为1.2%~2.0%)所形成的凝析气藏(如迪那2凝析气田);次生凝析气藏是由于晚期干气对早期油藏混合改造,发生反凝析作用形成的(如牙哈凝析气田).羊塔克地区现今凝析气藏中的天然气成熟度Ro基本小于1.2%,说明凝析气的成因并非是烃源岩在高成熟演化阶段形成的,而是由于大量天然气对原油气洗的过程中,发生反凝析作用,而形成的次生凝析气.在气洗过程中,原油中的轻质组分溶解到天然气中,被捕获后,形成看似成熟度较高的蓝色荧光油包裹体.因此,蓝色荧光的油包裹体是在大量天然气充注时形成的,可以利用其形成时期,来近似代表天然气的充注时期.所以,羊塔克地区有两期油气充注,第1期是原油在约4.0 Ma时期开始充注,并在3.5 Ma时大量充注;第2期为天然气在约3.5 Ma时大量充注.

      • QGF实验结果显示(图 8),QGF Index分布在2.4~6.8之间,且以2~4为主,荧光强度较低,大部分小于6 pc,QGF光谱峰的位置集中在390~400 nm,说明油包裹体的丰度较低,只在个别样品点发育油包裹体,该结果与包裹体岩相观察结果一致.QGF-E实验结果显示(图 8),QGF-E强度分布在19.5~1 086.6 pc之间,光谱峰值主要集中在360~370 nm之间.大部分样品点的QGF-E强度大于40 pc,显示为残余油层的特征,只有在5 327.80 m、5 337.50 m、5 347.20 m和5 396.00 m处的值小于40 pc.GR曲线显示,该套地层主体为大套砂岩地层,中间含有一些泥岩夹层,而QGF-E强度小于40 pc的4个点刚好位于泥岩夹层内,油气不易充注进去.在泥岩夹层之间的砂岩地层中,自下而上,QGF-E强度具有依次递增的趋势,表明油气是先将砂岩上部充满后,进而向下聚集的,砂岩上部含油饱和度大于下部.由于5 385.50 m及其以上样品点的QGF-E强度整体大于40 pc,说明残余油水界面在5 385.50 m之下,然而,该点以下只有一个样品点,且QGF-E强度值为23 pc,认为残余油水界面位于两点之间,本文取两测点中间的深度值5 390.75 m作为残余油水界面.通过查看塔里木油田羊塔克地区储量报告,发现现今的羊塔1井白垩系为凝析气藏,气水界面为5 379.70 m,比残余油水界面高,说明羊塔克地区在油气充注之后又发生了泄漏,导致凝析气水界面向上迁移10 m左右.

        图  8  库车前陆盆地羊塔1井QGF、QGF-E剖面及谱图

        Figure 8.  QGF and QGF-E parameter depth profile and the spectra of the Yangta-1 well, Kuqa foreland basin

      • 喜山运动是库车前陆盆地构造及圈闭形成的主要动力,对库车前陆盆地油气成藏和分布起重要作用(鲁雪松等, 2013).羊塔克断裂构造带形成于喜山运动中期(古近纪末),是由于库车前陆盆地沉降加剧,使该区地层产状逐渐北倾,张性断裂构造带于此时形成(李小地, 1999吕修祥和金之钧, 2000).到了新近系库车组沉积末期,由于喜山运动加强,天山和昆仑山产生强烈挤压缩短,大幅度隆升,并向塔里木盆地逆冲推覆(贾承造等, 2004),造成羊塔克地区地层抬升剥蚀并与第四系形成角度不整合接触.

        烃源岩生烃史研究表明,库车前陆盆地中下侏罗统煤系源岩在新近纪末期达到生气高峰(赵孟军和卢双舫, 2003),中侏罗统恰克马克组源岩也在新近系库车组沉积以来达到生油高峰(梁狄刚等, 2004).

        通过羊塔克地区流体包裹体岩相学观察、均一温度测定、定量颗粒荧光分析并结合羊塔克地区构造活动、油气源对比以及库车坳陷烃源岩热演化过程,分析认为羊塔克地区油气具有“晚期成藏,后期改造”的特征:

        新近系库车组沉积早、中期(5.0~3.0 Ma),受喜山期构造运动影响,库车前陆盆地快速沉降,侏罗系烃源岩快速埋藏并达到生油气高峰.在4.0 Ma时,有少量侏罗系恰克马克组的原油向羊塔克构造带充注,大量充注是在3.5 Ma左右;同样在3.5 Ma左右,来自中下侏罗统成熟阶段的煤型气开始向羊塔克构造带大量充注.油气在进入构造带后发生相互作用,天然气对原油进行“气洗”,流体包裹体很好的记录了这一过程.发黄色荧光的烃包裹体为未遭受气洗的成熟原油;发黄白色、黄绿色荧光的烃包裹体为遭受一定程度气洗的原油,即天然气溶解到原油中,使原油成分变轻;而发蓝色荧光的烃包裹体为遭受气洗程度更为强烈的原油,原油中轻质组分更高.在同一条石英颗粒裂纹中,同时发育近黄色和近蓝色荧光油包裹体的现象,也显示了原油遭受不同程度气洗的过程.羊塔1地区残余油水界面位于5 390.75 m处,说明原油和天然气相互作用过程中,形成残余油气藏,油水界面位于5 390.75 m处,进一步作用可能形成凝析气藏.新近系库车组沉积晚期(3.0~1.8 Ma),喜山晚期构造运动加强,羊塔克地区地层抬升、剥蚀,油气藏发生调整改造,羊塔1地区白垩系凝析气藏的气水界面向上迁移约10 m,到达现今的5 379.70 m处.

      • (1) 羊塔克地区油气包裹体丰度较低,根据其荧光颜色,可以划分为近黄色荧光和近蓝色荧光两类包裹体组合;对两类包裹体的均一温度进行了测试,其中与近黄色荧光烃包裹体伴生的盐水包裹体均一温度为96~133 ℃,且以115~135 ℃为主,与近蓝色荧光烃包裹体伴生的盐水包裹体均一温度为115~135 ℃.

        (2) 羊塔克地区有两期油气充注,第1期为原油充注,是在约4.0 Ma时期开始充注,并在3.5 Ma时大量充注;第2期为天然气在约3.5 Ma时大量充注.

        (3) 羊塔克地区油气成藏具有“晚期成藏,后期改造”的特征.在4.0 Ma左右,来自库车坳陷中侏罗统恰克马克组的成熟原油,充注到羊塔克构造带,形成少量黄色荧光油包裹体,但大量充注是在约3.5 Ma时期;同样在3.5 Ma时,来自中下侏罗统煤系源岩的成熟天然气开始大规模向羊塔克地区充注.天然气充注后对早期少量原油进行气洗,形成发蓝色荧光的、气液比不一的油气包裹体.油气充注后,在羊塔1地区形成残余油气藏,油水界面位于5 390.75 m处.到了新近纪库车晚期(3.0~1.8 Ma),受喜山晚期构造运动影响,羊塔克地区油气藏发生调整改造,其中羊塔1地区白垩系的残余油气水界面向上迁移,到达现今的5 379.70 m处.

    参考文献 (57)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